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aniel Kun

以梦为马,以己为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室友 8——云の天  

2013-11-30 21:57:49|  分类: 室友 文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室友 8——云の天 - 小鬼 - 云の天
 
我的室友 8——云の天 - 小鬼 - 云の天


 八)

杨海晨右手带伤,洗澡也洗得不利索,好几次身体也没擦乾就回来了。

周源说你这样子,会感冒呢。杨海晨笑笑说不碍事。

好几天过去了,杨海晨一晚上要去洗澡,周源终於忍不住拦住他,说:“你要不要我帮你啊?”

周源这话一出就後悔了,杨海晨根本不想接受他的好意,只转了一下眼珠子,笑了两声,说:“不用,就说不碍事了。”

周源心里不快,他拽著杨海晨说:“哪不用了,你都洗不乾净呀。”

杨海晨更是莫名其妙了,他心想我洗不乾净我bf也还没嫌我你倒来嫌我了?嘴里却说:“怕啥呢。”

周源不管他,迳自拿了毛巾肥皂,就要往浴室走。杨海晨看著他的一举一动,哭笑不得,只能坐回床上。

周源走过去拽他:“走。”

杨海晨拍掉他的手,笑:“你自个走。”

“你羞啥,我又不会怎样你。走。”

“你不会怎样我,我可难保我不会怎样你。”这句话杨海晨是冒著险说的。

“我怕啥,你来啊,我怕啥了。你走还是不走。”周源发现说这话时,他心跳得特厉害。他心想,搞不好从头到尾害羞的只有他一人。

“你不怕我怕。我bf更怕。行了没有?”

周源沉默了。他黑著脸,盯著杨海晨瞧,手还是紧紧拽著杨海晨的衣角。杨海晨心想,周源这人,总要在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儿上这般执著。

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,周源的表情突然软化下来:“你怎麽老是不听我的话呢?”接著又鬼使神差的说了句:“要是那家伙让你走,你走不走。”

“啊?”杨海晨根本反应不过来。

周源也有点吃惊,自己居然问出这样愚蠢的问题。沉默半晌,他自嘲般笑笑,摆摆手,说:“算了,当我没说。”


结果那天杨海晨还是湿著身子从浴室回来。周源没有再提要给他洗澡的事,杨海晨也总算松了口气。

杨海晨坐床上上药,周源黑著脸按灭烟头,走过来要帮他,杨海晨也没阻止。包扎好了,杨海晨要缩回手,却发现周源握住了他的手。杨海晨也知道周源这晚上有心事,便沉默著等他说。

“海晨。”周源开腔,同时松掉他的手。

杨海晨一愣,这是周源第一次这样唤他,平时都是要唤全名的。他有点不习惯。

“你知道,我一直想要个弟弟呢。”周源接著说。

杨海晨更是摸不著头脑了,他以为周源必是要说有关婷婷的事,怎麽也没想到开场白会是这样。他只好僵硬地点点头。

“海晨,我们是不是好兄弟呢。”周源盯著杨海晨说道。他有点搞不清楚,这到底在问谁呢。他觉著自个这晚真不正常。

杨海晨这头真让他弄糊涂了。他根本不知周源想说甚麽,只得应和著再点点头。他觉得周源这人真难理解。

周源看著杨海晨一脸迷糊,笑了,忍不住伸手揉他的头发。

杨海晨的头发很柔软,周源一摸便是爱不释手,揉了再揉。

杨海晨笑著投降,周源却来劲了,继续揉,使劲揉。杨海晨拼命躲,整个人都闪到床的角落去了,周源不知道分寸,一下子把他扑倒,杨海晨被他压著,喘不过气来,周源刚毅的脸就近在咫尺,杨海晨连他的须根都瞧得一清二楚。

杨海晨在心里一个劲的告诫自己,冷静,千万得冷静。

周源当然不知道杨海晨心里面的挣扎,他只盯著杨海晨的脸看,他想,杨海晨的皮肤真细,五官也很好看,尤其他那眼珠子,黑溜黑溜的。

他想他小时候一定很得老师喜欢,一定很受女孩子欢迎。他想要是他早点认识杨海晨就好了。他想为什麽杨海晨不在他老爸的学校念书呢,那他们就能当同学了,然後他就能跟其他同学介绍说,这孩子是我老弟。他想为何当年在杨海晨的家碰见他时,他不上前搭讪呢。他想为何杨海晨会喜欢男人呢。他想杨海晨都喜欢怎麽样的男人呢。

想著想著,周源竟真的轻声问了出来:“海晨,你为什麽喜欢男人呢?”

杨海晨心里大呼救命,一个光著膀子的帅哥,此刻正压再他身上,用他充满磁性的嗓音问他,他为何要喜欢男人!

杨海晨不知道周源这晚是怎麽了,他更不知道他这问题的用意,他这是质问?还是纯粹好奇?他为何喜欢男人,这样子的问题,他自个也答不出来呀。

周源看他沉默,心想他定必是难为情了。周源突然玩心大起,狡黠地笑著说:“男人硬梆梆的,为啥就吸引你了?你没有的,别的男人也没有。别的男人有的,你自个也有,不是吗?啊?”

杨海晨知道周源这句是故意要作弄他的,於是也不甘示弱,眨眨眼睛,若无其事的笑著说:“对呀,所以我不仅爱摸自己的,我还爱摸他们的。”

周源没想到这麽淫荡的话会从一向乖巧的杨海晨口里说出,他愣了一下,心中泛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好像全身发热,汗都要憋出来了,这让他不得不松开杨海晨坐起来。他知道自个一定是脸红了。

杨海晨看周源憋得面红耳赤,觉著好笑,可又怕周源真生他的气,便赶忙坐起来道:“跟你开个玩笑呢。”他心想,谁叫周源先要逗他哪。

周源也自知理亏,自然是不敢责怪杨海晨。他突然觉得,杨海晨其实不是外表看起来那麽乖巧,他骨子里始终有点野,搞不好比他自己还要野。他想,这样子的杨海晨,更是让人操心。

後来周源又说,海晨,你当我的弟弟呗。

杨海晨好笑的看著周源,就像看一个疯子一样。

周源也觉著自己这晚上特别扭,说话都婆婆妈妈的,可还是不愿放弃这机会,狠狠盯著杨海晨道:“跟你说认真呢。”

杨海晨却还是不领情,哈哈笑了两声,没答话。

周源急了,当时他跟杨海晨各自坐在自个的床上,周源突然很想扑到杨海晨床上抓他。周源发现自个每次也这样,一跟杨海晨闹意见,便想伸手抓他。可这回他是忍住了。

“你喊哥不喊!”周源用尽全身的劲把一枕头丢过去,杨海晨轻易地躲开了,又笑了两声。

“疯子,你想弟弟想疯了。”杨海晨把枕头丢回去。

“你知不知道,就我技资那伙兄弟,我也从没真的把谁认作我亲弟。”周源忿忿的说著。此刻他感觉自己真要火了,他心想,他只是想罩著杨海晨,多多看著他点,为何杨海晨偏偏不领情呢?

杨海晨当然也深明周源的心意。他知道周源是真对他好,相处这麽一段时间了,他也能看出周源对他是比对其他人更要关照,只要是关乎他的事儿,周源比谁都要上心,就连技资那伙小子,也没有谁能得到周源这种厚待。

可杨海晨这人很有分寸,他当然明白周源这全是出於兄弟之情谊,他十分清楚,周源是一个普通人,一个特讲义气的普通人。

正因为这样,杨海晨有点怕周源这种哥啊弟啊的称呼。他感觉这样子,过份亲腻了。杨海晨认识圈子里不少对儿就是这样子唤对方,像小陶,就称呼他那位作“大哥”,腻得不行。

杨海晨觉著跟周源称兄道弟没甚麽不妥,可他希望他们之间是跟周源其他那些兄弟一样,再纯粹一点,再简单一点。他希望周源是一视同仁的,别弄得好像兄弟也分几种层次一样。他觉著这样子有点危险,有点不妥。不是对周源,是对他自己而言。

“你别笑了,行不行。”周源沉著脸说,他感觉要是杨海晨再笑一声,他就真要扑过去了。

杨海晨这才知趣的收起了笑容。

“海晨,你嫌我吗?”

“哪是。”

“你不想我当你的哥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你喊我一声哥?”周源突然觉得心里空盪盪的。

“别吧。”

“就一声。我就听听,我不是要你以後也这麽喊。”周源感觉手心居然出汗了。

“有啥好听的,疯子。”

“喊一声,喊。”

“不。”

“为什麽?”

“腻味!”

腻味!他居然搬出这样的原因!周源真觉难以置信,胸口也憋得特慌。他只是想听他喊一声哥,他不为别的,他只是想当他的哥!可杨海晨根本不把他这些心意放心上,杨海晨只当他在开玩笑而已。周源突然觉得挺难过的。他没再说话,只背对杨海晨躺了下来。

那边杨海晨也没说甚麽。他知道周源是生气了。这是周源第一次真的跟他闹脾气。杨海晨也有点难过。可他不想再在这种事儿上纠缠,便也沉默著,把灯关掉,躺了下来。


杨海晨的伤口复原了,他就真的跟周源跑海滩去玩。周源依约带上了婷婷,杨海晨当然不得反悔,把大雄也带上了。

这是杨海晨第一次跟婷婷相处。他觉著这女孩可爱,活泼,唯一就是太爱撒娇了点。杨海晨本身挺忌这种女孩子,他喜欢她们充满活力的笑声,喜欢她们挥不尽的年轻青春,可一听见她们嗲声嗲气的说话,杨海晨就觉浑身不自在。

杨海晨跟大雄跑水里游泳去了,周源跟婷婷坐岸边看著。这也是周源第一次跟大雄这人近距离接触。这大雄看著比杨海晨还要年轻,看上去就小毛头一个,却长得牛高马大的。

周源看著那大雄在水中把杨海晨整个捧起来,杨海晨在上面边骂边起势拍打大雄的头和肩膀,都要笑疯了。周源以为大雄一定要把杨海晨丢到水里去,可他只捧著杨海晨一会儿,就把他轻轻拥进怀里,在他耳边说了句甚麽,游开了几步远,又返回来拉杨海晨。整个动作是那麽的自然,那麽的理所当然。

婷婷在旁边拽了一下周源的胳膊,俏皮地笑著。又说:“你看他们,多黏腻。”

周源瞟她一眼,没多说甚麽。他不知道婷婷是不是看出甚麽来了。他没有跟婷婷说过他们任何的閒话。他想,女孩子在这方面是不是都特别敏感呢。

杨海晨跟大雄从水里回来,杨海晨明显是玩得很痛快,开怀的笑著,特兴奋的样子。他一回来就使劲踢了周源一下,说你也去浸浸呗,凉著呢。周源很少看到杨海晨这副面孔,那麽的愉快,像个大学生,他心里想,杨海晨其实也不过大孩子一个。

婷婷旱鸭子一只,特怕水,她不想周源撇下她,她希望周源能待岸上陪她,可嘴里还是说:“你去浸浸吧,我没事儿。”

周源也没多犹豫,坐岸边上这麽久,他都快晒破皮了。他起来脱掉背心,露出健壮的身躯,结实的胸膛,古铜的皮肤,走开两步,又想起甚麽,回过身来,发现那大雄又在给杨海晨说俏俏话。周源感觉气闷,上前一掌拍在杨海晨背上,说:“哎,你陪我去游。”

杨海晨连忙摆手,说我刚回来呢,也让我背背气啊。那大雄在一旁说了声咱们堆沙去。

周源站在原地,沉默了,一秒两秒三秒,他再次拽杨海晨,说:“陪我游呗,就一会儿。”他感到自个那声音,根本是在恳求了。

杨海晨明显也听出来了,没再多说甚麽,只跟大雄交换了个眼神,便拉著周源说:“走吧。”

周源听话地跟在他後面,他忽然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。

杨海晨跟他在水里游了一会儿,真有点疲累了,站起来往四处望了望,却不见周源的踪影。忽然一股力度把他拽进水里,他马上便知道那是周源在作怪,却来不及反抗便被拖进水中。

周源在水里从後箍著杨海晨的脖子,杨海晨拼命挣扎,但周源只越箍越紧。周源这人力气很大,两臂像钢铁一样箍得紧紧的,杨海晨哪斗得过他,他感觉自己快没气了。周源突然又一把把他推出水面,杨海晨把握时间赶紧吸了口气,可马上又给拽回水中。

杨海晨很想笑,却得使劲憋著,他知道一笑出来,必会喝进水的。後来他憋不住了,便伸手要扯周源的泳裤,周源这才把他放开,杨海晨浮出水面,已是笑得叉了气了。

周源也笑,朝杨海晨泼了一脸水,说:“你使诈!”

杨海晨还在笑:“你倒是好意思说我呢。”

周源又扑过去,再次箍著杨海晨的脖子:“好玩不?”

杨海晨把他扳开:“好玩好玩,你这疯子。”然後又说:“我不游了,累死了。”

“你才游了一会。”

“你才是,我刚刚游好久了。”

“你倒是高兴,我刚刚在上面晒好久了。”

“你那婷婷也在上面晒好久了,你倒是放心把她撇在那啊。”

“有你男人在呢。”

“你就不怕?他是个bi啊。”杨海晨胡掰著。

“啥?”可周源根本听不明白。

杨海晨觉著没意思,便说:“算了,哎,我真不游了,你要是不够就多浸一会呗。”

周源却说:“我知道了,你说你男人也爱女人,操!”

“怎麽突然就明白了?”杨海晨笑。

“我猜的。”

“呵呵,疯子,我瞎说的。”

“屁,我知道是真的。”周源一脸认真地说。

“疯子!”杨海晨哭笑不得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